《似曾相识燕归来》--- 王勇吉


  「是你吗,李燕?」
  「你怎会知道我的姓名的?我们以前见过面吗?吴皓?」
  「当然见过,要不然你怎会知道我叫吴皓?」
  「说的也是。一见到你,我觉得你很面熟。」
  「事实上我们已在这儿见过十次面了,而且每一次见面都是第一次。」
  「这是不可能的。这听起来太荒谬了。」
  「毎次见面都由我先开口问你:『小姐,你来这儿散步?你也喜欢这儿的景色?』然后你说这儿的景色颇像朱自清笔下的『荷塘月色』,就连那条煤渣路也像极了;我们就以朱自清为题在这儿开始聊了起来。」
  「我现在想起来了。这件事的确发生过,而且不止一次。」
  「我说过一共十次。」
  「你的记忆力真好。我的记忆中几乎是一片空白。为什么会这样呢?」
  「我的记忆也大部分是空白。我只记得我叫吴皓,二十六岁,某大学毕业,但是我想不出我的父母、亲人是谁。我忘了我的家世。」
  「我甚至记不清我来自何处,曾经到过何地,除了眼前的这一片荷塘。我已经忘了我是否读过朱自清的作品。」
  「李燕,我们该不会是丧失记忆的两名患者,正在精神病院中接受治疗吧?」
  「我想不是。这是一座夜晚的公园,不是精神病院。如果这儿是精神病院,应该不会是只有我们两人在吧?」
  「那么,我俩到底是谁呢?这真是一件怪事。」
  「你尽量回想看看,看看还能想起些什么?」
  「嗯,我想起来了。在过去的十次见面,每次我们都彼此一见钟情。我们是一对情侣,不是陌生人。」
  「说到一见钟情,我倒想起来了……」
  「哦,你想起了什么?」
  「……」
  「咦,李燕,你怎么突然哭了呢?」
  「我哭,是因为我终于明白我们是谁。」
  「快告诉我,我们是谁?」
  「不,我不能告诉你。如果让你知道我们是谁,你会绝望的,你会受不了这打击的。」
  「相信我。我可以承受得住任何打击,但是如果不让我知道我们是谁,我会受不了的。」
  「吴皓,我们不是真实的人,我们只是虚构的。」
  「虚构的?这话是什么意思?……哎,李燕,别再哭了,把话解释清楚。」
  「我们……我们只是一个三流爱情小说家笔下所创造出来的男女主角罢了。我们活在他的长篇小说第一章里。我们在此邂逅,在此定情。那个小说家把第一章撕去十回,又重写十回才定稿,然后他写不下去了,就此停笔不写。」
  「怪不得我们在此一连见了十次面,说了十次大同小异的对白。怪不得我不知自己的身世,除了你不认识任何人,也未曾到过任何地方。原来他只写了一章就停笔不写。我多么希望他能重拾旧笔,把情节继续发展下去。」
  「现在已经太迟了。那个作家贫困潦倒,上个月病死了。」
  「天可怜见。我们现在该何去何从?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