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笔练习





《灯》

少许、光明
电灯的熄灭,在先还只少许时间,一会儿就恢复了光明

这些时候、不能不、目下、烦躁
我到了这些时候不能不对于目下的生活,感到一点烦躁。

照例、忽然
弄堂对过王寡妇家中三个年青女儿,到了时候照例把话匣子一开,意大利情歌一唱,我忽然感到小小冤屈,什么事也不能做了。

一则、常常、我处
这是我一个最熟的人,每次来总有很多话说,一则因为这女子是一个××分子,一则是这人常常拿了宣传文章来我处商量

即或、偏见的、无言语、感受不安
即或不象一些不懂事故的长辈那种偏见的批评,但对于那些问题,他的笑,他的无言语的轻轻叹息,都代表了他的态度,使我感受不安

虑及、不高兴、一面
提到这些时,因为那稍稍近于夸张处,这老兵虑及我的不高兴一面谈话总是一面对我笑着,好象不许我开口。

另外任何时节、忘记
然而另外任何时节,他是不会忘记谈到那蓝衣女子的。

一切、相合、真实、呼唤、妥贴
他看准了这个人一切同我相合
一切同意。
我不得不把一切真实,在一种极安静的态度下为他说明。
把饭吃过,这老兵不待呼唤,又去把苹果拿来,把茶杯倒满了,点酒精炉子烧好了开水,一切布置妥贴了,趑趄了好一会,才走出去。

终究、瞒他
他知道我终久不能瞒他,也不愿意瞒他

作弄、索性、放散、风度、常常、幻想
因为不愿意受那电灯时明时灭的作弄索性把这灯放在桌上,到了夜里,望到那清莹透明的灯罩,以及从那里放散的薄明微黄的灯光,面前又站得是那古典风度的军人,总使我常常记起那些驻有一营人马的古庙,小乡村的旅店,发生许多幻想

不好、加以阻碍、自然、等等事情
不好对于他这种兴味加以阻碍自然同女人谈到他的生活,谈到他为人的正直,以及生活经验的丰富等等事情

打量、简直就是、找寻、不平
他觉得我若是不打量同那蓝衣女人同住,简直就是一种罪过。
对于我这样年龄,还不打量找寻一个太太,他比任何人都感觉到不平

预备、神气、时节、有意、应答
有时是饭后正预备开始做一点事情或看看书的时节,有时是有客人拿了什么问题同我来讨论的时节,就象有意捣乱那种神气,灯会忽然熄灭了。
从后来他的神气上,我知道他在和女人谈话时节,一定是用了一个对主人的恭敬而又亲切的态度应答着的。

听说、平常、时节、那种样子、不欢
老兵听说女人又要来吃饭,却只在平常饭菜上加了一样素菜,而且把菜拿来时节那种样子,真是使人不欢的样子。

神气、赶忙、当真、赶忙、分辩、争持
当发现我眉毛一皱,这老兵,就“呵呵”的低低喊着,带着“这是笑话,也是好意,不要见怪”的要求神气赶忙站远了一点,占据到屋角一隅去,好象怕我会要生气当真动手攫了墨水瓶抛掷到他头上去。
他一定是因为我的不睡觉,所以来督促我上床了。就赶忙把桌前的灯扭小,就只听到一个低低的叹息起自门外
“不,我好象说过,是老兵买的灯!”男子赶忙分辩,还说:“你知这灯是老兵买的!”
分辩同我故意争持,“怎么叫做应当?我不明白!我从来没有今天快乐!我喝了半瓶白酒了!”

处置、口、支使、望到
我既然不能像我的弟弟那样,处置多嘴的副兵用马粪填,又不能像我的父亲,用废话去支使他走路。
望到我,把张大着,听完我的解释,信任了我的话。

天才
他不缺少一个戏子的天才,他的技巧,使我见到只有感动。

即刻、空闲、动人、恐怕
我的嗜好即刻就很深很深的染上了。只要一有空闲,我即刻就问他这样那样,只要问到,我得到的都是些十分动人的回答。
因为恐怕我不能即刻回家,就走了。
他这种感情是我即刻就看清楚了的

显然的事、所说、中意、招待
显然的事,女人对于主人所说的那老兵,是完全中意了。
那时因为还没有吃晚饭,这老兵听说要招待这个女客了,显然十分高兴,走下楼去。

菜蔬
到吃饭时菜蔬排列到桌上,却有料不到的丰盛。

规矩、平素、排
不知从什么地方学得了规矩,知道了女客不吃辣子,平素最喜欢用辣子的煎鱼,也做成甜醋的味道上桌子了。

先时、告、谎、相貌性情
从我手上拿了十块钱后,先时告我这钱的用处。
后来看到他那颜色惨沮的样子,我不得不谎了他一下,又告他我另外有了一个女人,相貌性情都同这穿蓝衣的女人差不多。

不曾、不但、似乎
我没有把这件事告过老兵,那老兵也从不曾问起过,我明白他不但有点恨那女人,而且也似乎有点恨我。

告、神气、一面
主人又说起了那盏灯,且给女人,什么地方是那老兵所站的地方,老兵说话是如何神气,这灯罩子在老兵手下又擦得如何透明清澈,桌上那时候如何混乱,……
他同时也告给我哭的理由了,一面忙匆匆的又象很害羞的,用那有毛的大手掌拭他的眼泪,一面就问我是什么日子,是不是要到吴瞎子处去问问,也选择一下日子,从一点俗。

在先、应当、时节、打扮、两手、声明
这事在先我还一点不知道,一直到应当吃晚饭时节,这老兵,仍然作老兵打扮,恭恭敬敬的把所有由自己两手做成的饭菜,放到我那做事桌上来,笑眯眯的说这是自己试做的,而且声明以后也将这样做下去。

体格
我想起大少爷,那种体格,也不能快乐了。

早睡点、不大
早睡点好不好?我还要做点事情,我心里不大高兴。”

你瞒我
你瞒我,你把我当外人。我耳朵是老马耳朵,听得懂得,我知道我要吃喜酒。你这些事情都不愿意同我说,我明天回去了。”

称赞、告、很懂得、欢喜
称赞那女人,他告我白天就同女人谈了一些话,很懂得这女人一定会是老太太所欢喜的好媳妇。

末了、毫不做声、酿了满满的一泡眼泪
我把话谈到末了,他毫不做声,那黄黄的小眼睛里,酿了满满的一泡眼泪,他又哭了。

觉悟、冒失、赌咒
听到我的请求,这老兵忽然又象觉悟了自己的冒失,装成笑样子,自责似的说自己喝多点酒,就象癫子,且赌咒以后要戒酒。

思索
这人走后,听响过十二点钟,我还没有睡觉,正思索到这些琐碎人情,失去了心上的平衡。

当真、缘故
到后人当真就来了。
当真不再买酒吃了。问他为甚么缘故,就只说上海商人不规矩,少良心,市上全是搀火酒的假货。

难过处
我不做声。他懂得我心里难过处。

不大、兴味
他不再同我谈女人,女客来到我处,好象也不大兴味加以注意了。

不做声、不大、说及
不做声时,他不大敢同我说及生活上的希望了。

安置、仿佛、夸诞
他把自己的梦,安置到一个新的方向上来,却仿佛更大方更夸诞了一点,做出很高兴的样子;

意见、责备、庄严
他把这些意见带着了责备样子,很庄严的来同我讨论。

责备、储蓄点钱、预备、支配、整洁、非难
他不再责备我必须储蓄点钱预备留给一个家庭支配,也不对于我的衣服缺少整洁加以非难了。

在那一方面、由于、不必、破灭的梦、用一个理由
在老兵那一方面由于从我这里,他得到了一些本来不必得到的认识,那些破灭的梦,永远无法再用一个理由把它重新拼合成为全圆,老兵的寂寞,比我更可怜了。

但后来、根据、如何
但后来反而需要我来为他说明那些梦的根据如何可以做到,如何可以满意,帮助他把梦继续做下去。

预备、处、辞行
但是那蓝衣女人,预备过北平结婚去了,到我辞行

听说、时节、平常、那种样子、使人不欢
老兵听说女人又要来吃饭,却只在平常饭菜上加了一样素菜,而且把菜拿来时节那种样子,真是使人不欢的样子。

情形
这情形只有我明白。不知为什么,我那时反而不缺少一点愉快,因为我看到这老兵,在他身上哀乐的认真。

不大、兴味
他不再同我谈女人,女客来到我处,好象也不大兴味加以注意了。

不做声、不大、说及
不做声时,他不大敢同我说及生活上的希望了。

意见、责备、庄严
他把这些意见带着了责备样子,很庄严的来同我讨论。

责备、储蓄点钱、预备、支配、整洁、非难
他不再责备我必须储蓄点钱预备留给一个家庭支配,也不对于我的衣服缺少整洁加以非难了。

在那一方面、由于、破灭的梦、用一个理由
在老兵那一方面由于从我这里,他得到了一些本来不必得到的认识,那些破灭的梦,永远无法再用一个理由把它重新拚合成为全圆,老兵的寂寞,比我更可怜了。

但后来、根据、如何
但后来反而需要我来为他说明那些梦的根据如何可以做到,如何可以满意,帮助他把梦继续做下去。

预备、住处、辞行
但是那蓝衣女人,预备过北平结婚去了,到我辞行

听到、平常、时节、那种样子、使人不欢
老兵听到女人又要到此吃饭,却只在平常饭菜上加了一样素菜,而且把菜拿来时节那种样子,真是使人不欢的样子。

情形、不知为什么、愉快
情形只有我明白。不知为什么,我那时反而不缺少一点愉快,因为我看到这老兵,在他身上哀乐的认真。

口哑、总不忘记、一副善良的心、打算、一切
就是口哑了,但那一举一动,他总不忘记使你看出他是在用副善良的心为你打算一切

打算、胡涂、难堪、脸嘴、报了小小的仇、应当
但本来就没有对那女人作另外打算,因为老兵糊涂的梦,几几乎把我也引到烦恼里去。如今看到这难堪脸嘴,我好象报了小小的仇,忘记自己应当同情他了。

一切、全是、措置、纠葛
这老年人给我的一切印象,都使我对于人生多一个反省的机会,且使我感觉到人类的关系,在某一情况下,所谓人情的认识全是酸辛,全是难于措置的纠葛。

绝了踪迹、更坏的是
从此蓝衣女人在我的书房绝了踪迹。而且更坏的是两个青年男女,到天津都被捕了。

本来、七月暑假时节、转回、已经有、不曾、我那地方、有了六年
本来答应同我在七月暑假时节,一块儿转回乡下去,因为我已经有八年不曾看过我那地方的天空,踹过我那地方的泥土;他也有了六年没有回去了。

仅仅只有、方面
可是到仅仅只有十八天要放假的六月初,福建方面起了战事,他要我送他点路费,说想要到南京去玩玩。

沉静、间或、欢喜、吵闹
我看他脾气越来越沉静,不能使他快乐一点,并且每天到灶间去做菜做饭,又间或因为房东娘姨欢喜随手拖取东西,常常同那娘姨吵闹。我想就让他到南京去玩几天也好。

大清早、相熟、谈天
还是做他的司务长,驻扎在一个古庙里,大清早就同连上的火夫上市镇去买菜,到相熟的米铺去谈谈天,再到河边去买柴,看看拢岸的商船。

夜里、日里、草纸、错误、重誓
一到了夜里,就坐在一个子弹箱上,靠一盏“满堂红”灯照着,同排长、什长结算日里的伙食账,用草纸记下那数目,为一些小小数目上的错误发着各样的重誓

纵不、总以为
所以他纵不来信问候我,我总以为他还是活在这个世界上。

来由、经常还
这就是我桌上有这样一盏灯的来由了。我欢喜这灯,经常还使用它。

沉溺
当我写到我所熟悉的那个世界上一切时,当我愿意沉溺到那生活里面去的时节,把电灯扭熄,燃好这个灯,我的房子里一切便失去了原有的调子。




---文章结束啦 ฅ●ω●ฅ 感谢您的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