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生活的藝術》笔记


01 心理會計

改变看待经济损失的方式,当作做善事,改变对事件的诠释,改变事件的意义。
以前收到罰單會令我火冒三丈,如今我已能「笑納」這些罰單。我會乾脆從我的「捐款戶頭」支出這些罰款。每年我都會預留一萬瑞士法郎在那裡,用以做善事,也包括繳交罰單。在心理學中,人們將這個簡單的招數稱為「心理會計」(mental accounting)。
先付款,後消費。這是一種讓人比較容易忘卻付錢的痛苦的心理會計。
不為了幾塊錢鑽牛角尖。一瓶啤酒比平常貴兩歐元或便宜兩歐元,如今我都能平靜以對。不因小錢而情緒激動,畢竟我股票的每分鐘波動就遠不止兩歐元。就算指數跌個千分之一,我也不會惶惶不安。請你為自己設定一個金額,一個你完全無動於衷的金額。別把這個金額內的金錢當作金錢,就把它們視為白雜訊。秉持這樣的態度並不會讓你損失什麼,更不會讓你失去內心的平衡。
討厭在結帳櫃檯前大排長龍、在候診室枯等、在高速公路上塞到昏頭?轉眼間,你的壓力賀爾蒙大量分泌。與其放任情緒起伏,你應當想一想:如果沒有這些既浪費時間,又傷害身心的無謂的情緒波動,你將能整整多活一年!你大可把獲贈的這一年花在等待上頭。總之,雖然你無法挽回時間與金錢上的損失,卻能改變對事實的詮釋。請將能夠用在各種人生處境的心理會計招數加入工具箱,你會發現,當你越是熟練於避免思考錯誤,有時刻意落入思考錯誤,會更好。

02 高超的修正技巧

甩開修正被冠上的汙名。比起煞費苦心地做成完美的設定,並且期望計畫能夠一如事先所盤算地順利進行,及早修正才是有益之舉。
正確的是:我們就從某個設定出發,然後持續修正。世界越複雜,出發點就越不重要。切勿讓你的寶貴資源陷在「完美的設定」裡。
我們總是高估設定而低估修正。
不存在完美規劃、最好的初始狀態,計畫永遠需要修正。
細胞分裂時,總會一再發生遺傳物質的複製錯誤。而在所有的細胞裡,都能找到事後修正這種複製錯誤的分子。如果沒有「DNA修復」,我們肯定會在生殖後數小時內死於癌症。
曾有過伴侶的人都曉得:如果沒有持續地微調與修正,關係根本維持不下去!每段伴侶關係都需要不斷地小心維護。最普遍的誤解就是:美好人生是種固定的狀態。錯!唯有藉由不斷地重新調整,才能促成並維繫美好的人生。
為什麼我們不喜歡修正或調整呢?因為我們會把每個小小的修正都詮釋成計畫錯誤。原定計畫未能奏效,這會讓我們陷於難堪,覺得自己是個失敗者。然而,幾乎沒有計畫可以百分之百成功,如果它能例外地在完全未加修正下實現,也單純是意外。
你肯定認識你能將他描述為成熟、睿智的人。在你看來,那個人之所以如此成熟、睿智,難道只因為他擁有完美的出身、父母的好榜樣、一流的教育,擁有良好的「設定」嗎?還是說,這得歸功於他不斷針對自己的不足與短處下功夫,在人生的過程中逐步將它們消除,關鍵在於持續修正?

03 誓言

別再崇尚靈活性。靈活性會讓人疲累、不快樂,會讓人在不知不覺中偏離目標。請你牢牢地守住誓言,毫不妥協。百分之百遵守誓言,會比只有百分之九十九遵守誓言來得容易!
如果你一以貫之地根據自己的誓言而活,隨著時間經過,他人便不會再來質疑、煩擾你。華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放棄了重新談判的選項。如果有人想把公司賣給巴菲特,他就只有一次機會。賣家只能夠出價一次。巴菲特要不就以所提報的售價收購該公司,要不就拒絕這筆交易。如果該公司的售價在巴菲特看來太貴,賣方也不用再試著以一個折讓後的售價來促成交易。眾人皆知,巴菲特一向說一不二。就這樣,巴菲特建立了絕不討價還價的名聲,也從而確保自己從一開始就能獲得最好的報價,不必將時間浪費在無謂的叫賣中。
在重要的事情上,靈活不見得是好事,反倒可能是個陷阱。本著徹底的硬性,反能完成憑藉靈活的行為所無法達成的長期目標。為何會如此呢?原因有二。一是:一個人如果總是得要視情況重新做決定,那會不斷消磨掉他的意志力,因而「決策疲勞」。一顆被許多決定累翻的大腦,往往會因為貪圖方便,趨向選擇最省事的選項,這樣的選項經常都是最糟的選項。因此,誓言其實深具意義。如果你立下一個誓言,你就無須每回都得權衡利弊得失。你的決定已然存在,不必再花任何精力去傷腦筋。
假設你正開著一輛載滿甘油炸藥的貨車,行駛在一條筆直的單線道路上。這時有另一輛同樣載滿甘油炸藥的貨車朝你迎面駛來。誰要先讓路呢?如果你能讓另一位駕駛相信,你比他更堅守承諾,絕對不會讓路,那麼你就贏了(如果他理性地行為)。舉例來說,如果你能證明你的方向盤已經用大鎖鎖死,開鎖的鑰匙也已經丟棄,這便顯示你信守承諾的態度有多麼堅定。你的誓言也必須如此強烈、可信、徹底,如此一來,它才能發揮傳遞信息的作用。

04 黑盒子思考

接受現實,徹底地接受它;特別是那些你不樂於接受的部分。請務必勉為其難地這麼做。偶爾失敗、犯錯其實無傷大雅,重要的是,你必須找出背後真正的原因,繼而將它們去除。
「薩利」機長(Chesley Burnett “Sully” Sullenberger)曾寫道:「所有存在於飛航方面的知識,每項規則、每項程序,無不是因為有某人在某處墜機。」每次墜機都讓日後的每次飛行更安全一點。
英國哲學家伯特蘭.羅素(Bertrand Russell)曾指出:「抽離自欺欺人的立足之地,是穩固且長久的幸福不可或缺的先決條件。」這話說得雖然有點過頭,因為根本不存在「穩固且長久的幸福」,不過羅素倒是說對了一件事:自欺欺人與美好的人生並不相容!我們必須接受並不樂意接受的現實,特別是那些會讓我們深感痛苦的現實。羅素隨即舉了一個例子:「終生不得志的劇作家應當坦然考量自己的劇本一無是處的可能性。」有沒有可能,你就是對外文沒天分?有沒有可能,你天生就沒有運動細胞?你應當看清楚這些事情。
請為自己打造一個專屬於你的黑盒子。做出某項重要決定時,把這時你的腦袋裡在想些什麼通通記錄下來,包括你的假定、思路及結論。如果這個重要決定後來被證明是錯誤的,請回頭檢視自己的「黑盒子」,仔細分析到底是哪些思慮鑄成了錯誤。就這麼簡單!如果你能了解事情到底是怎麼搞砸的,那些搞砸的事情就能讓你的人生變得更好。如果你無法清楚解釋你錯在哪裡,表示你根本就不了解這個世界或你自己。

05 反生產力

省省並不會真正讓我們有所得的東西吧。
汽車行駛的均速究竟有多高呢?繼續往下閱讀前,請先把答案寫在本頁邊緣。
將汽車每年行駛的公里數,除以粗估的每年行駛時間,我的車約為每小時五十公里。然而,這個計算結果卻是錯的!因為我們還得考慮到:⑴為了買車必須耗費的工作時間;⑵為了支付保險、保養、汽油和罰單等所耗費的工作時間;⑶為了履行⑴與⑵所必須耗費的行車時間,其中包括了塞車時間。伊利奇在一九七○年代計算出一部美國汽車所能達到的均速,正好是每小時六公里,大約等於行人的速度,當時美國的人口要比今日少了四成左右,卻早已有了一個同樣龐大的高速公路交通網。許多科技乍看之下似乎節省了時間與金錢,然而,一旦將所有相關成本一併計入,這些節省將化為烏有。
從前做簡報,內容無非就是一連串結論性的論點。手寫的筆記已經綽綽有餘,頂多在高射投影器上畫幾個重點作為輔助。「PowerPoint」問世後,數百萬的管理者及其助理得要耗費數百萬小時在製作簡報上。這裡把顏色調亮一點,那裡改用一些奇特的字體,就連翻頁效果等細節也馬虎不得。那麼這些舉措的淨利呢?0!因為突然間,每個人都在用 PowerPoint,新鮮感很快就喪失殆盡。這是種典型的「軍備競賽」效應。這一切甚至還沒計入反生產力的成本,也就是為了學習使用軟體、不斷更新軟體,還有設計和修改投影片所投入的數百萬小時的時間。PowerPoint 普遍被認為是「生產力軟體」。但正確說來,它其實應該被稱為「反生產力軟體」。
孔雀羽毛每多長一公分,就會造成反生產力的效應。鹿角或鳴禽為了展現雄風的啼叫也可見同樣的現象。

06 美好人生的負面藝術

美好人生的一大部分在於避開愚行、蠢事及隨俗浮沉,而非追求終極的幸福。使人生豐富的,不是你所添加的,而是你所省卻的。
請嘗試在人生中有系統地關閉不利面。如此一來,你就確實能有機會額外獲得美好的人生。
什麼能夠讓人幸福,答案有太多,但都很不明確。相反地,若把問題反過來問,「什麼會嚴重影響我們的幸福或危害美好的人生?」我們就能準確地找出相關因素。像是酗酒、藥物濫用、長期處於高度壓力之下、噪音、通勤時間過長、從事某個令人厭煩的工作、失業、破碎的婚姻、愚蠢地對自己抱有過高的期望、貧窮、債務、經濟不獨立、孤獨、常和怨天尤人的人混在一起、過度看重外界的評價、總愛與他人相比、抱持受害者心態、討厭自己、長期失眠、抑鬱、緊張、憤怒和嫉妒等等。不利面總是比有利面來得明確。
生病、身障、離婚等等。無數的相關研究指出,這些打擊的影響會比我們所認為的更快消散。在事故發生後的頭幾個月裡,半身不遂的人會將整副心思都放在自己的身體癱瘓上。然而,再過幾個月,他們的心情便會逐漸平復。不久之後,心思會跟著慢慢轉移到日常生活中各種尋常的大小事情上,身體的癱瘓則逐漸被他們拋在腦後。離婚的情況也是一樣。過了幾年以後,曾經的淚海便會乾涸。
華倫.巴菲特與查理.蒙格這類長期成功的投資者總會在心態、心理技巧和心理工具方面下功夫,並且將它們套用到人生當中。他們首重避免不利面。當他們進行投資時,在放眼有利面之前,巴菲特與蒙格總會特別留心,什麼事情應該避免,也就是他們不該做什麼。巴菲特曾說:「我們並未學習在商業活動中解決難題,我們只是學著避免它們。」為此,我們不必非得特別聰明才行。查理.蒙格也曾表示:「像我們這樣的人,只是試著別做傻事,而不是想著要幹大事,卻能取得長期的成功,這真是令人訝異。」

07 卵巢樂透

你認為成功有多少比例來自你自己的表現?又有多少比例是出於偶然、出於那些你完全使不上力的因素?我個人的答案是,自己的表現佔了大概六成,偶然的因素則佔大概四成;我從別人那裡聽到的答案大多也是如此。合理的答案是:0。基本上,你的成功仍奠基於你根本使不上力的事情。你其實「不配」擁有你的成功!
你是什麼人,這得感謝你的基因,也得感謝讓你的基因藍圖得以實現的環境。就連你的聰明才智,泰半也取決於遺傳。此外,你是內向或外向、大方或膽小、細心或粗心,同樣大多取決於遺傳。如果你認為自己的成功奠基於努力地工作、夙夜匪懈地加班、一往無前地力爭上游,這麼想固然沒錯,只不過是除了你引以為傲的意志力以外,你漏掉了你的基因和你所身處的環境在其中的相互配合。
兩點結論。第一,請保持謙卑,特別是在你成功時。你越是有成就,就越不該張揚。如今謙卑已然退流行。時至今日,人人都想將自己一點雞毛蒜皮的小成就,在網路或媒體上吹噓成傳奇性的英雄事蹟。請你保持低調。我所指的並非虛假的謙卑,而是真誠的謙卑。自鳴得意的人往往會在幻象中重摔。驕傲不僅不會帶來任何東西,它在本質上也是錯誤的。消除驕傲是美好人生的一個重要基石;更多相關的內容,我將留待第五十一章再做說明。請你每天都提醒自己,你所是、所有、所能的一切,都是盲目的偶然的結果。對於你我這樣的幸運兒來說,「感恩」是唯一合適的人生情感。其中一項美好的副作用就是:事實證明,心懷感恩的人大多都是比較幸福的人。第二,請你自願且大方地將自己(不配擁有)的部分成功,讓與帶著錯誤的基因、出生在錯誤的家庭或地區的人。此舉不僅高貴,而且理性。捐款與納稅並非只是財務的相關事項,更與道德相關。
你並不只是出生於某個特定的國家,還出生於某個特定的地區、家庭。這一切都不是你所能夠控制的。在你的成長過程中,人們賦予你某些價值、態度、原則,如今它們對你有所阻礙或有所幫助,你對此同樣使不上力。你被丟進某個教育體系裡,無法自行挑選老師。你罹患疾病,遭受(或逃過)命運的打擊,你完全無須為此負責。你鑽進一連串的角色裡,並且做了選擇,根據什麼標準呢?也許你讀了某本改變你人生的書,但你究竟是如何翻到那本書的?你遇到某個幫助你打開重重關卡的貴人,沒有他,現在的你或許就不會待在你如今所在之處;這份結識的機緣,你又該歸功於誰呢?

08 內省錯覺

你不會藉由探詢自我找到美好的人生。心理學稱這種誤解為「內省錯覺」(introspection illusion)。也就是說,我們誤以為只需單純透過思想上的內省,就能探究出內心傾向、人生目標、人生意義(亦即幸福的黃金核心)。然而事實卻是,一旦我們跟著感覺走,深入情感世界的迷霧森林,肯定會誤入歧途,掉入由情緒、思想混亂和情感衝動所構成的泥淖。
與某位應徵者交談半小時左右,再以此為根據,做出判斷。相關研究顯示,這樣的求職面試根本不中用,還不如好好分析應徵者一路走來的成績紀錄。如此的研究結果其實十分合理。試想,短短三十分鐘的時間和三十年來的總結,哪個更具有說服力?
為何自我探究是如此地不可靠呢?原因有二。第一,如果你越頻繁且越強烈地聽從自己,你就「再也」無法將你的基因拷貝傳給下一代。從演化的角度看來,能夠察知「他人」的感受,遠比能夠察知自己的感受來得重要。這意味著:你最好問問你的朋友或伴侶,在你的心裡發生了什麼。她或他會比你自己更能客觀地評斷你。第二個原因則是:誰不喜歡自己是空間中唯一的權威呢?不管我們認為自己在內心裡感受到了什麼,沒有人會反對我們。這樣的感覺雖然很棒,卻沒什麼好處,因為它缺乏了修正的機制。
感覺是如此地不可靠,一般說來,理應別對它們太認真,尤其是對那些負面的情感。我認為我們應該和自己的內心培養一種新的、保持距離的、質疑的、遊戲的關係。以我自己為例,我會以彷彿它們不屬於我的方式來對待自己的情感。它們不知從何方突然前來拜訪我,接著又拍拍屁股走人。我經常會把自己看成是一個開放的、通風的市場大廳,各式各樣的小鳥都會從中穿堂而過。有時牠們只是隨性地飛過大廳,有時牠們則會逗留稍微久一點,有時牠們甚至會「墜落」。無論如何,最終牠們都會離開。有些小鳥深得我心,有些小鳥我就不太喜歡。自從我想出市場大廳這樣的描繪,我就不再「擁有」這些情感,我再也不覺得自己是它們的所有人。它們之中雖然有些會被我看成是不受歡迎的不速之客,但我也不至於過分受到打擾,正如市場大廳裡那些來來去去的鳥,我會忽略牠們,或是從遠處觀賞牠們。
或許你基於個人的經驗曉得,一個人若想憑藉意志力去壓抑負面情感,只會適得其反。相反地,如果能以比較輕鬆的態度面對,雖然不一定能達到全然的「心靈平靜」(沒有人能夠達到這樣的境界),但至少能夠達到某種程度的鎮定。 某些情緒特別具有「毒性」,像是自憐、憂愁和嫉妒,光是以遊戲的態度因應,或許尚無法對付它們,還需要額外的思想反擊策略。關於這一點,我會分別在第二十四、二十九與三十二章進一步說明。總而言之,切勿相信自己的情感!認真對待他人的情感,至於自己的,則不妨任令它們展翅,隨心所欲地來來去去。

10 五秒鐘的不

我常常會答應別人一些小請求,像是幫忙做個演講、寫篇文章、做個簡短的專訪等等。而往往浪費的時間之多、對所有參與者的助益之低,都是我始料未及的。當初我只不過是想幫別人一個忙,結果卻令我不太滿意。
這種「取悅症」、「想要討好別人的毛病」究竟從何而來?在一九五○年代,生物學家們曾試著探究,為何沒有親屬關係的動物會相互合作。舉例來說,為何黑猩猩會與別的黑猩猩分享肉?若是有親屬關係的動物,答案很清楚:牠們具有大量相同的基因。合作可以幫助牠們維持這個共同的基因庫;不計任何代價,即使某個單一個體必須為此蒙受損害,甚至死亡。然而,為何沒有親屬關係的動物要去承受這種風險呢?「博弈理論」道出了這個問題的答案。美國政治學家羅伯特.阿克塞爾羅(Robert Axelrod)曾讓不同的電腦程式相互競爭,每個電腦程式都遵循著某種對付對手的特定策略,像是與對方合作、欺騙對方、自私地行為或總是屈服等等。長遠來看,最成功的策略莫過於「以牙還牙」。這項策略十分簡單,大抵來說就是:第一步先合作,在接下來的所有步驟中,則都拷貝對手的行為。具體來說:在我完成首次的預付後,如果我的對手同樣表現出合作的態勢,我在下一步就繼續合作。相反地,如果我的對手並不合作,反倒利用了我,那麼我也不再合作。如果我的對手後來又改變態度開始合作,在接下來的一步裡,我也會再度合作。動物界確實存在這樣的行為方式,人們將之稱為「交互利他行為」(reciprocal altruism)。黑猩猩之所以會分享獵物,是因為牠們假定別的黑猩猩下回也會分享獵物給牠們。對於下回打獵可能空手而歸的黑猩猩而言,這可說是一個好消息。 交互利他行為唯有在具備良好記憶能力的動物身上才行得通。唯有當黑猩猩能夠想起,之前曾有其他的黑猩猩分過肉給自己,牠們才能遵循這項成功的策略。這種記憶能力只有少數高度發展的動物物種才具備,主要是猿猴。當然,黑猩猩並非有意識地以策略的方式進行「思考」。事實上,這種行為方式是在演化中實現。那些不遵循「以牙還牙/投桃報李」策略的猿猴族群早已從基因庫裡消失。
在交互利他行為裡,同樣隱藏著危險。如果有人幫你做了什麼事,你就會覺得自己有義務回報對方,例如滿足對方向你提出的某種請求。在這種情況下,你就會變得可操縱。一旦我們自發地答應,就會傾向於將它合理化。我們會設想提出請求的好理由,卻不會想到實現那個請求可能需要耗費的時間。對理由的評價高過時間;這是種思考錯誤,因為理由可以無限多,時間卻是有限。
自從我了解這個自發的「是」是種根深柢固的生物反射,我便借用查理.蒙格的「五秒鐘的不」作為因應之道。蒙格曾表示:「卓越的事物難尋。所以,就算你對百分之九十的狀況都說『不』,你在這世上也不會錯失些什麼。」如果有人請我幫個忙,我會先給這個請求五秒鐘時間,接著做出決定,雖然泰半的結果都是婉拒。我寧可原則性地拒絕過多的請求,冒著不被大家所喜愛的風險,也不願倒過來。你不妨也這麼做。很少會有請求者因此就認為你不通人情,相反地,如果你的態度前後一致,反倒會受人欽敬。
古羅馬哲學家塞內卡(Lucius Annaeus Seneca)就曾寫道:「所有那些把你呼來喚去的人,都硬是把你從你的自我拖走。」是以,他比華倫.巴菲特更早指出:「成功的人與非常成功的人差別在於,非常成功的人幾乎對所有的事情都說不。」因此,請你也借用這套「五秒鐘的不」,對於美好的人生而言,它可算是最佳的經驗法則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