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人工智能时代》书摘


人工智能时代
作者: [ 美]杰瑞•卡普兰(Jerry Kaplan)
出版社: 浙江人民出版社
出品方: 湛庐文化
副标题: 人机共生下财富、工作与思维的大未来
原作名: Humans Need Not Apply:A Guide to Wealth and Work in the Age of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译者: 李盼
出版年: 2016-4-1
页数: 260
定价: CNY 59.90
装帧: 平装
丛书: “机器人与人工智能”书系
ISBN: 9787213072604

把产品价格和运费分开,是一个以心理操纵为目的的谎言。把总价分割成不同的部分是一种历史悠久的掩盖真实成本的方法,当然最后所有这些分项都会合并成一个价格。

亚马逊开创了模糊支付价格的新方式,他们不仅把需要的信息分隔到不相干的地方,而且还让你在作出购买行为很久之后才能识别出总价。这个创新之举在于收取一个固定的配送年费——亚马逊金牌服务,无论你在当年已经购买或将要购买多少次。这样看来,亚马逊金牌会员其实是一种收取会员年费的买家俱乐部策略的升级变种。这种做法为你所支付的“免邮”服务制造了一种自相矛盾的错觉。

劝说你预先支付邮费不仅成功阻止你到别处购物,还让理智消费变得不可能。亚马逊一直都对顾客满意度投入了值得称道的关注,而这点至少是一个原动力:只要你对公司还算满意,就没有理由质疑他的定价方式或去货比三家——即使你可以这么做。

但是亚马逊又把信息不对称的信条再次推进了一步。亚马逊的位储网络是如此之广,他们采取了一个非凡的政策:允许自己的竞争者把们的产品放在亚马逊的网站上,并允许他们使用亚马逊的设施。你可能会认为这是种平等主义的做法, 通过给“小人物”提供亚马逊所拥有的同等优势来平衡比赛。但是在现实中,这个具有独创性的策略给了亚马逊两个额外的潜在竞争优势:它可以窥视竞争者的销量和价格,并且最终让自己可以控制其竞争者的成本,因为它可以调整为这种服务收费的费率。毕竟,没人规定亚马逊只能收取竞争者实现成本的特定比例份额。想要占领电动牙刷市场吗?没问题,向竞争者收比你自己处理同样商品更昂贵的库存费和配送费就可以了。

这些商业策略背后相同的思路就是获取比顾客和竞争者更持久的信息优势,巧妙地把这些做法包装成一个关于低价、优质服务以及公平竞争的故事。

他们等候着一个必然会出现的时刻,在锁定顾客、歼灭竞争者之后,公司会抖出垄断价格。事实也本该如此。消费者并不愚蠢,他们会寻找性价比最高的交易,包括方便度、服务以及其他因素。他们不会考虑自己的短期购买行为是否可能会重新塑造零售业的版图,同时可能把未来的消费者引向灾难,就像复活节岛的原住民不会担心他们为了柴火而砍断的树会让后代的家园变成一片荒凉而阴冷的土地。

但是当整体价格开始升高,利润开始注入时,我们所熟悉的那些用来评判所获价值的竞争参考理论将会被湮没很长时间,甚至最终被一扫而光。我终于明白贝索斯为什么要把公司命名为亚马逊了,因为这条世界上最大的河会扫除前进中的所有障碍。

今天亚马逊保持了每日低价的幻觉。未来没有什么能阻止这样的公司向你,而且只向你提出恰能让公司利益最大化的价格和协议。

在这个过程中,你仍然会拥有完整的决策权。毕竞,这是一个自由的国家——你能自己做决定,要不要随你,你可以选择去走任何一条不寻常的路。话说回来,虽然作为个人你有享受自由的权利,但是作为集体的我们并没有。合成智能完全有能力在允许个人意愿的情况下(何况这些小愿望也没什么出乎意料的)以一个相当高的统计精度来管理群体行为。

这是一个陌生的前沿,在人类历史上从未发生过。正当你惊奇于现代世界不断增加的方便度、个性化以及高效率时,新的社会制度会悄无声息地潜入,如猫一样潜行。在幕后,虽然庞大的合成智能会向你提出一个你能接受的交易,但是利润却薄得不能再薄。那么,它会把最大的利润留给谁呢?

杰夫·贝索斯在这张名单上,福布斯估算他的个人资产达到了320亿美元(截至2011年3月)。这个数字意味着什么?如果过去50年股票的平均回报率为11%,也就意味着他的股票有每年35亿美元的增值,或者说他每天有960万美元的入账,当然,这也包括周末。与之相比的是,美国大学毕业生的平均终身所得是230万美元,而高中毕业生的平均终身所得是130万美元。贝索斯周六一边上高尔夫球课一边赚的钱,就比4个大学毕业生的终身所得加起来还要多**。

这里还有一个更加令人不安的对比。受2009年经济衰退的影响,加利福尼亚州的财政预算赤字达到263亿美元,这可比贝索斯的资本净值少多了。在随后几年中,加州为了缩减赤字所作出的努力包括:减薪;每个月有3天时间让政府工作人员放无薪假;对K-12和社区大学的拨款减少了大约10%;缩短学年;监狱提前释放以及即时假释;缩减加州医疗补助计划的资金。这些削减或多或少地影响了老人、残疾人士、儿童、学龄前儿童计划、紧急粮食援助、孕妇,以及在加利福尼亚乳腺癌和宫颈癌治疗项目(BCCTP)中登记的妇女。而这里仅仅列举了其中一部分。

当然,这并不是说贝索斯没有挣得或者不值得拥有他的财富。他当然不应该为加州的预算危机和管理不善埋单。恰恰相反,他还支持了很多为公众利益服务的项目和计划。比如,他为普林斯顿大学大脑方面的研究指助了1500万美元,还向哈钦森癌症研究中心(HutchinsonCancer Research Center)捐助了2000万美元。

一种很普遍的观点认为,为了让经济繁荣,我们需要稳固而健康的中产阶级。论点就是:我们需要对消费品的强大需求,除了中产阶级谁会买这些东西?不过,这种观点是完全错误的。

富人并没有倾其所有地消费。这些钱被用来再投资或留做他用,他们把回报累积起来用作个人“贫困时期”的信托资金或退休基金。这就是俗话说的“富人更富,穷人更穷”。

对于富人来说,他们还有一种独特的苦恼:对生命意义的腐蚀。当所有东西都可以随意获得时,一切都可能会失去价值。当你不用努力就能得到自己觊觎的东西时,当你可以用钱避免不舒服的情况并且不向别人妥协时,你就失去了塑造自己生活的心理界限。我注意到,一旦我的朋友“成功”之后,他们的情感成长就会停止。他们的个人成熟度会适时冻结,就像是琥珀里的昆虫一样,所有人都看得到。在意识到这样的风险之后,我的一位最成功也是最有成就的朋友——一家顶级风投公司的星级合伙人,把他的每日花销从他的巨额财富中分割开来,他有意识地忽略这些财富,任由其他人来管理。他更喜欢一种相对朴素,但是仍然舒适的生活方式。

形形色色的人才,他们拼尽毕生努力只是为了得到精英们唾手可得的东西。用统计数据和图表来展示劳动人民的艰难生活轻而易举,对于那些没有工作的穷人来说更是如此。但是这些工具却无法洞悉这些人所处境遇的真正艰辛。

在接下来10年时间里,还有多少职业会被自动化攻陷?

那些具有无用技能的剩余工人将会怎么样呢?我们需要旧瓶装新酒——并不是任何新技能都有用,只有雇主愿意付钱的技能才有意义。而唯一知道什么技能有用的人,就是雇主自己

并不是任何新技能都有用,只有雇主愿意付钱的技能才有意义。而唯一知道什么技能有用的人,就是雇主自己

就专业培训而言,我们犯了两个错误。第一个就是过分依赖传统学校,让学校来决定应该把什么教给学生。我们认可的教育机构并不是因为对经济趋势的快速响应能力而闻名,而且订立课程表的管理者既没有经常出入于真实市场,也没有紧跟现在经济形势中最受重视的新技能,就算教育者们想这样做也无能为力。我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我的孩子在高中要学习书法、微积分、法语,而不是更加实际的技能,比如打字、统计性估计或中文(但是阅读和写作还算合理)。

当然,不是所有的教育决策都应该由雇用预期来决定。学习和培训不是一件事。培养全面发展、有历史知识、善于表达、考虑周到的公民是很重要的。但是除了核心基本知识——在我的想法中, 记忆化学周期表或做偏微分数学题并不包含在内,教育的主旨应该是让学生们具备实用并且畅销的技能。我们应该关注的是求职训练,而非失业训练。

第二个错误在于一种心照不宣的假设:你首先应该上学,上完学再找工作。当工作和技能以一代人为时间尺度而变化时,这么想是很合理的,但是这种方式却不再适用于今天飞速变化的劳动力市场。生命中的这两个阶段需要紧密交错,至少获取新技能的目的及时机必须明确,机会必须无处不在。

解决这两个问题的办法就是开明的经济政策。关于重新训练工人的话题有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谁会掏钱为技能落伍的工人培训呢?一个同样显而易见的答案就是享受最大利益的人:工人自己。但是这些不走运的失业工人如何能找到匹配自己能力并且对雇主有吸引力的培训?他们又如何负担得起这些培训?

一个40年前来过这个小镇的游客注意到了这种显著的转变。一家曾经售卖常规商品的普通店铺,现在却是一家陈列最新奢侈品的高档商店。镇上的饭馆已经倒闭,因为已经没有那么多人负担得起在外吃饭了,在饭馆原来的位置上矗立着的是一家高档餐厅,镇上最富有的20个家庭经常出入于此,而其他人则几乎从未在此消费过。以前陈列雨鞋的鞋店橱窗,现在展示的是设计师设计的高跟鞋;而男装店则变成了一家昂贵的高级时装店。多么美好的进步,镇上的居民一定很高兴! 然而,游客并没有注意到大多数居民其实从来没有光顾过这些店。他们需要每周开车到80公里以外的沃尔玛,选购他们能买得起的生活必需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