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音学教程(第七版)》书摘


语音学教程 : 第七版 / (美) 彼得·赖福吉 (Peter Ladefoged) , (美) 凯斯·约翰逊 (Keith Johnson) 著 ; 张维佳, 田飞洋译. -- 北京 :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8.1
ISBN 978-7-301-27932-8


第一章 发音学与声学

言语的产生

  口腔调音器官的音姿只有通过肺部呼出来的气流和喉头各个部位的协调运动才可以产生语音,这种喉中发出的最基本的语音是通过舌和唇的运动变成不同语音的。

声波

  人的耳朵在听到声音后,会按照频率把它分解为不同成分。因为听觉神经纤维对频率变化是非常敏感的。为了能让眼睛看到我们所听到的东西,只有对声音进行频谱分析,并制作成频谱(spectrogram)。

展开图片

音姿部位

  声道中可以形成声音的部分叫调音器官,它由上下两部分组成。下部器官很灵活,跟上部器官接触后就会形成不同的音姿。请发 capital,注意观察你的舌和唇主要活动情况。发第一个音时舌面后上抬跟腭接触,然后还原并准备发后面的元音。发 p 时,双唇紧闭,到发后面的元音时再分开。大部分人在发 d 和 l 时,舌尖上抬。
  声道上部主要部位的名称如图 1.6 所示。上唇和上齿(前门齿)是常用部位。上齿后部可以用舌尖感觉到的突出部位是龈脊(alveolar ridge)。上腭前部是由骨组织构成的硬腭(hard palate),你可以用手指尖在口腔后部摸到。上腭的后部是软腭(soft palate)或软口盖(velum),大多数人都不能将舌头后卷到这里。软腭是一块肌肉,它能抬起顶住咽后壁,堵塞鼻腔,将口腔和鼻腔完全隔离开来,防止气流从鼻腔流出。这种状态就是人们常说的软腭持阻(velic closure)。位于软腭末梢的是小舌,小舌和喉壁之间的通道是咽腔。咽腔后壁也是声道上部的调音部位之一。

展开图片

  图 1.7 显示了下唇和声道下部舌头的不同部位名称。舌尖和舌叶是最灵活的部位。舌叶后部用专业术语称就是舌面前,实际上是舌体前部。在自然状态下,它位于硬腭下边。舌体其余部分又可分为舌面中、舌面后和舌根三个部分。舌面中跟硬腭和软腭部分对应,舌面后跟软腭上下对应,舌根跟喉壁前后对应。舌根的下部跟会厌软骨相接。

展开图片

  发 l 时舌的位置,大多数人使用舌尖抵住龈脊。
  要形成辅音,气流经过声道在某些部位必须受到阻碍。根据气流受阻的部位和方式,辅音还可以分类。在多数语言中,可以形成阻碍的主要部位有双唇、舌尖、舌叶和舌面后部。用双唇所发出的音叫唇音(labial articulations),用舌尖或舌叶所发出的音叫舌冠音(coronal articulations),用舌面后部所发出的音叫舌面音(dorsal articulations)。

展开图片

  1. 双唇音(Bilabial)
  由上下唇形成。如发 pie、buy、my,注意在发每个词第一个辅音时双唇是怎样闭合的,请找一组以唇音收尾的词进行比较。
  2. 唇齿音(Labiodental)
  由下唇和上齿形成。大部分人发 fie、vie 等词时,使下唇抬起接触上齿。
  3. 齿音(Dental)
  由舌尖或舌叶和上齿形成。发 thigh、thy 时,一些人(多数是中西部以及西海岸说美式英语的人)将舌尖从上下齿之间伸出,另一些人(多数为说英式英语的人)的发音是舌尖位于上齿后背。两种发音在英语中都很普遍,被称为齿音。如果需要区别这两种发音的话,舌尖从上下齿之间伸出的音可以称之为齿间音(interdental)。
  4. 龈音(Alveolar)
  由舌尖或舌叶和龈形成。在英语中,龈阻碍有两种可能性,你应该能找出自己用的是哪一种。如发 tie、die、nigh、sigh、zeal、lie,用的是舌尖或舌叶。你可能会用舌尖发这些词,用舌叶发另外一些词(比如,有些人发[s]的时候,舌尖放在下齿后背,在舌叶和龈脊之间形成缝隙;而有些人发[s]的时候舌尖上抬)。请体会一下你通常是怎样发这组词中的龈辅音的,然后再试试用另一种方法来发这些词。区别齿音和龈音较好的方法是发 ten 和 tenth(或者 n,nth)两个词,其中哪个 n 的发音更靠后一点?(多数人发第一个音是舌尖抵住龈脊,发第二个音——齿音,是用舌尖接触上齿背)
  5. 卷舌音(Retroflex)
  由舌尖和龈后部形成。很多说英语的人完全不发卷舌音,但一些人把 rye、row、ray 等词的第一个辅音发成卷舌音。请注意发这些词时的舌尖位置。一些人发 ire,hour,air 词尾的 r 时,也可能发成将舌尖伸向龈的卷舌音。
  6. 龈后音(Post-Alveolar)
  由舌叶和龈后部形成。如发 shy、she、show 这几个词。发辅音时,把舌尖平放在下齿后背,或者把舌尖抬起接近龈脊,但舌叶总是接近龈脊的后部。因为这些辅音的调音部位在龈脊和硬腭之间,因此也可以把这些辅音叫作腭龈音(palator-alveolar)。请试发 shipshape 一词,先把舌尖抬起,然后放下注意舌叶总是向上抬起。当吸气时,保持舌叶的位置不变,你会更清楚地感觉到舌叶这个调音部位。吸入的气流使你在舌叶和龈脊后部之间的最狭窄处有凉飕飕的感觉。
  7. 硬腭音(Palatal)
  由舌头前部和硬腭形成。慢慢发 you 这个词,你就可以离析出这个词的第一个辅音。如果只发这个辅音,你应该能感觉到舌头前部向硬腭靠近。试着保持发第一个辅音时的状态并吸气,你很有可能感觉到位于舌头前部和硬腭之间的冷气。
  8. 软腭音(Velar)
  由舌头后部和软腭形成。在英语中,hace、hag、hang 等词后面的辅音是调音部位最靠后的音。在这些辅音中,舌面后抬起接触软腭。

  根据上面的描写,我们可以把这些音区别开来。第一、第二个音,即双唇音和唇齿音,可以称为唇音,因为它们起码都用到了下唇;后面四个音,即齿音、龈音、卷舌音、腭龈音,有一个共同点是舌尖或舌叶抬起,是冠音;最后,软腭音也叫舌面后音,用舌面后部发音。硬腭音有时归为舌冠音,有时归为舌面后音。有关这一点,我们后面还要提到。
  要体会不同的调音部位,请仔细体会一下 fee、theme、see、she 等词第一个辅音的发音。自己发这些音,看它们是清音还是浊音?注意,发数组清辅音时,调音部位依次向后移动,从唇齿、上齿、龈到腭龈。

第二章 音系学和语音学标音

  本章中我们将探讨如何给单念言语(展示某个目的发音模式和发音过程的形式)的语音标音。这叫作言语的注音形式(citation style)。它在语言的记录与词汇编篆工作中非常有用,同时也是音系学中最基本的语音描写方式。在对单念言语的一段话进行语音描写时,语音学家一般关心这些语音是如何传达不同的意义。在多数情况下,他们只描写有意义的发音,而不是语音的所有细节。如,在发英语词 tie 时,一些人用舌叶抵住齿龈发出辅音 t,另一些人则用舌尖抵住齿龈发这个音。这种发音差异不会影响这个词(在英语中)的意义,所以通常不加描写。我们只从关注这种最简单的标音形式入手来研究语音,有时把这种音标叫作宽式标音(broad transcription)。
  假如你用耳语方式发两个词的起首辅音,极有可能听出其间的差别。
  我们经常要记写所有的语音以及能区分词义的语音对立形式。这种标音被称为音位标音(phonemic transcriptions)。相对晚近的书面语言(如斯瓦希里语和很多其他非洲语言)都是音位拼写系统。在斯瓦希里语中一个句子的书写形式与它的音位标音之间差别非常小。英语的发音经历了几个世纪的变化,但其书面拼写形式仍与当初基本保持一致,所以,英语音位标音与它的书写形式不同。

第四章 英语元音

元音听觉空间

  从一个元音移向另一个元音时,在听觉上可以感受到元音音质的变化。的确,你是通过舌和唇的活动来发这些音,但要确切说出舌头如何运动是非常不容易的,所以只能简单地对不同原因的听觉音质进行分类。
  我们就形成了一个表现元音听觉音质的四边形,[i,æ,ɑ,u]位于其中的四个角上。
  其实,这四个元音并非处于四个顶点上。比大多数人发 who 的[u]更靠后的[u]元音是能发出来的,你自己完全能发出这样一个非常靠后的[u]。我们也可以发出比几个英语常见元音[i,æ,ɑ]音质差别更大的音。
  通过赋予元音这种听觉空间的概念,我们可以以此来标写不同元音的相关音质。但要记住高-低、前-后等分类概念不是用于描写舌位,只是表示原因之间相互关系的简单示意法。这些术语描写的是与听觉相关的音质,而不是发音方法。
  语音学的学生常常会问:如果高、低、前、后等术语不表示舌位,仅仅标写听觉上的音质,为什么还要用这些术语?长期以来,语音学家都认为,用这些术语来描述舌位能更确切地说明元音的音质。但是,传统的舌位描写和听觉感知只是大体相符。如果用 X 光拍出[i,æ,ɑ,u]的发音,你可以发现相关舌位并不是元音空间图所显示的那样。

美式英语和英式英语的元音

  图 4.3 左边是美国播音员标准英语的元音发音图,即典型的美国大多数中西部人的发音;右边是英国 BBC 播音员标准英语的发音。图中,每个点表示单元音,直线表示二合元音音质移动的方向。二合元音音标位置就是它开始发音的地方。图中元音分布都是有科学依据的。无论是单元音还是二合元音,它们的分布不只是靠听觉感知得到的,还根据很多权威的声学分析来确定。其他英语地方口音大体上也应该是一样的,只是在小的方面可能会有一些差异。在分析单个元音时,我们要注意这些本质差异。

展开图片

  我们注意到,美国西部和加州的许多人不区别 cot、caught 中的[ɑ]和[ɔ]。在他们的发音中,存在一个处于这两个元音之间的音,更接近[ɑ]。而在这个发音区域中,大部分说英式英语的人还有另一个元音。他们区别 balm、bomb 和 bought 的[ɑ,ɒ,ɔ]。结果如图 4.3 右边所示,英式英语后元音的数目与美式英语不同。多出的后元音[ɒ]比
[ɑ]更靠后,而且更圆唇。
  在 good、food 中,元音[ʊ,u]的差异也很大。许多人发 good 时,元音为非圆唇,food 的元音圆唇且位置在中间。请照照镜子,观察自己发这两个元音时的唇形。
  英式英语中有中-低央元音[ʌ],如 bud 的元音,美式英语发成
[ə]。这样,英式英语中的[ʌ]舌位更低,和 bird 中的央元音[ɜ]区分得更清楚。美式英语 bird 的元音不在图 4.3 中,因为它是与 bud 的元音相对立的,区别在于带了卷舌音色彩。后面,我们将会探讨卷舌音化。

卷舌化元音

  r 音化元音常常称为卷舌元音,它至少有两种不同的形成方法,一些人像发卷舌辅音一样把舌尖抬起;而另一些人则保持舌尖平放,将整个舌头上抬后发元音。虽然发音方法有点儿不同,但所发出的元音的音质非常相似。这两种卷舌音化方法都有由会厌下面部分舌根收缩而导致的咽部收紧现象。
  r 音化是大部分北美英语的标志。这种音在英国莎士比亚时代曾风靡一时,现在在英国西部、苏格兰和远离伦教的很多地方仍然存在。元音卷舌音化的消失首先出现于英国东南部,随后传播到美国的新英格兰地区和南部地区。现在,这些地区的口音在不同程度上远离卷舌音化了。找一个口音跟你不同、带或不带 r 音化的发音人,听一听他们发 mirror、fairer、surer、poor、purer 等词中的元音,然后再跟你的发音进行对比。
  英语各种地方口音之间最显著的差异表现在是否带卷舌元音。美式英语很多词中,元音后面带[ɹ]时一般出现卷舌音化,如:beard、bared、board、poor、tire、hour 等。元音后带有[ɹ]的地方口音可以称为卷舌音类(rhotic)。卷舌音化一般在发元音开始时不是很明显,元音保留着自身的一些音质特征。但是,在像 sir、herd、fur 之类的词中,整个元音都卷舌音化了(这就是我为什么更喜欢使用[ɚr]而不是[ər]的原因)。如果用高低前后这些特征来描写,它是一个中-低元音[ə]的 r 音化。
  标准 BBC 英语发音没有卷舌化元音,但有由边沿音向央元音[ə]移动所构成的二合元音(图 4.3 未标出)。如:here、there 的元音可以描写为[ɪə]、[ɜə]。一些人以长音[ɜ]来代替[ɜə],特别当元音在[ɹ]之前时,如 fairy、bearing。poor 中的[ʊə]有些人发成二合央元音,但在多数英式地方口音中可能用[ɔ]来发这个二合元音。在第二章里,我们也注意到了一些人在发 hire、fire 时有二合央元音[haə,faə]。

非重读音节

  音标[ə]代表一系列的种地原因,多出现于表语法意义的词汇中,如 to、the、at[tə、ðə、ət],也在 sofa[’soʊfə]、China[’tʃaɪnə]或者大部分英式英语词 better[’bɜtə]、farmer[’fɑmə]的末尾出现。在美式英语中,词末元音如果由 -er 拼写而成,它的发音常常是[ɚ],音质跟[ə]很相似,只是带着卷舌音化特色。图 4.3 的元音听觉空间,边沿元音之间的音质差异比中间的更明显,元音之间的音质差异随着元音向中央靠拢逐渐减小。音标[ə]常用于标记一些央化、弱读元音(reduced vowel)。

松紧元音

  英语元音可分为两类:紧元音(tense)和松元音(lax)。这两个术语是用来表示英语中两组差别迥异的元音。这两组元音的差异是语音学上的,而不仅仅是简单的松紧对立。它们的不同在一定程度上跟英语发展的历史有关,二者的差异在英文拼写上仍有所体现。紧元音出现于以所谓的不发音的 e 为尾的词中,如:mate、mete、kite、cute。松元音出现在相应的无 e 尾的词中,如 mat、met、kit、cut 等。此外,由于历史演变的原因,英语 good 一词的末尾没有不发音的 e,它的元音也属于松元音。拼写差异只是大体反映两种元音的不同。参照表 4.3 的例证就更容易理解两类元音的性质。

展开图片

  松元音[ɪ,ɜ,æ,ʊ,ʌ]不能出现于重读的开音节中,如 bid、bed、bad、good、bud 等词中的元音。[ɪ,ɜ,ʊ]比[i,eɪ,u]更短、更低,而且更接近舌中央。[æ,ʌ]比[ɑ]要短。

第五章 英语词语和句子

语流中的词语

展开图片

  读懂语图的第一个基本常识是:图中有三种不同的音——一段空白(无声阶段)加一条很细的竖线(塞音爆发)代表塞音。如图 5.1,两处 opposite 的[p]都是如此。图上部的黑色块儿状阴影代表擦音。如图,两处 opposite 中的[s]和 direction[’dɹɛkʃn]中的[ʃ]都很明显。元音、近音和鼻音属于第三类音,图中显示为二至五条平行的横杠,其中一条在 1000 赫兹以下(纵轴表示赫兹),一条在 1000 到 2000 赫兹之间,另一条在 2000 和 3000 赫兹之间。图中你会看到,第一个 opposite 中的非重读元音很短——不到 0.05 秒(横轴代表时间)。但在第二个 opposite 处,这两个元音中的一个完全消失了(发音是[apsɪt])。除此之外,图中还有其他证据表明第二个 opposite 的弱化:所有音段都比较短;第一个元音没有稳定期(图中第二条横杠的频率逐渐下降,而第一个 opposite 的杠看上去是一块平整的黑色阴影);在语图上方表示[s]的阴影颜色较浅。